37岁女青年高亚,从工作11年的某传统媒体辞职后,把目光投向市场上炙手可热的新媒体公司,还精心写了一份自认为“前半生非凡”的“厚重”简历。

  结果她去面试仅10分钟,就拎着简历愤而离开公司了:“面试我的HR,居然是比我小10岁的90后!”再放眼望去,格子间里坐的都是毕业没几年的“娃娃脸”。

  高亚不接受未来上司比自己年轻好几岁,“不愿意天天被这堆小孩儿管”。

  当一群业务拔尖的85后、90后开始走上管理岗位,也开始挑战传统“按资排辈”“年龄分级”的职场生态,“上司比我年轻”的情形愈发频繁地出现在许多企业中。北京大学精神卫生博士汪冰指出,该职场现象叫“年龄倒挂”,即一个机构的职位级别与年龄构成“倒挂”形态。

  职场管理岗位经历大“换血”,新型职场环境里的“年轻上司”和“年长员工”,精神层面各自程度不一地遇上新难题。下属比我老,上司比我小,“年龄倒挂”职场困境该怎么破?

  “年龄倒挂”也许打击到年长员工自我认知

  今年24岁从事公关行业的李蓝说,在他们行业“年龄倒挂”的情形屡见不鲜。他本人就曾有一段管理年长员工的经历,可结果“不堪回首”。

  入行两年,因业务能力出色,李蓝成了部门“小上司”。通常李蓝带的组员都是同龄或更小的新人,不料上司给李蓝派来一个比他年纪大7岁的员工——从其他公司跳槽来的“资深公关”。

  “老大也没多想,让我负责那个项目。我本来没顾忌人际相处的问题,平时那位年长员工还挺客气的。但是每到做事儿的时候,我可想不到照顾到他的情绪,分配下去一个调研的任务,他就会对我说:‘据我的经验,你这样是错的!’这句话老说老说,都成口头禅了……”

  李蓝三番五次被年长员工指责,内心异常委屈和气愤。他俩相处日益紧张,负面情绪难免投射到工作状态中。

  “最后这段关系被我的老大叫停了,还单独找我谈话说,这个员工的经验比我多,年龄比我大,我没法服众,老大只好自己接过来推进工作。”

  当李蓝回顾这段失败的“领导经历”,他把核心原因归结于“人类共有的年龄偏见”,他觉得,每个人都心甘情愿地服从年轻上司管理是不现实的,要么上司是才能和情商都极其顶尖的人精,要么年长员工是人精。“大家其实都是普通人,如果一个年长下属能做到照顾领导情绪,能圆熟处理和年轻领导的关系……那这个人为啥不能做领导?”

  北京某创业公司的90后高管王玉,则感觉自己能游刃有余地处理“下属比我老N岁”的职场关系,“我平时面对的客户年龄就在四五十岁,年龄跨度很大”。

  身为高管,要对接的事务无比繁杂,王玉招聘了两个比她年长的助理。负责收发快递、整理票据的贴身助理,比王玉大10岁,已为人母,“照顾我很细心,只有她知道我饮食的偏好和忌口”;一个负责品牌业务的男助理比她大3岁,“秉持着我唯快不破的营销理念,24小时手机从不关机,凌晨3点钟我迸发一个灵感就发条微信,60%的情况下他是回复的”。

  王玉自认为和年长员工相处无碍。对于这个奔跑速度极快的创业公司而言,她需要资历深厚、行事沉稳的年长员工来协助自己,让业务得以高效推进。

  “员工要明白,一切努力不是为了上司,而是为了公司前景,就不会计较毫厘得失。”

  每一个年龄阶段都该有自己的独特价值

  一个互联网公司的85后员工对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说,据他观察,通常没人会质疑公司高层大boss的地位,即使年轻,员工也不敢嫉妒和轻视;若只是中层boss,诸位年长员工内心“乱糟糟的念头很难不群魔乱舞”。“从比例来说,大多数年轻上司会领导更年轻的员工,基本上一个团队顶多只能存在一两个年长员工的情况,否则无法保持平衡”。

  “年龄,让人没有安全感。” 提起“上司比我小”的体验,80后的孙小英很无奈。“有一阵子,我每晚要打电话给闺蜜发泄半小时才能睡,我天天盼着那家伙赶紧调离“。

  孙小英憎恶的“那家伙”,是比她小5岁的部门领导,被领导的日子已有3年。

  孙小英描述,她所在的单位原先组织架构和用人机制较传统,“熬到一定年龄那些位置就自然轮到你,按资排辈呗”。孙小英毕业后未曾“挪窝”,勤勤恳恳为单位卖命,成为部门后辈眼里资历第一的“大姐大”。

  3年前,原部门领导离职,当所有员工以为“小英姐”名正言顺预备“上位”的时候,单位上层忽然决定,“为管理岗换新血”,即起用一批较年轻的中层领导。

  “足足难受了大半年,只能劝自己忍耐,我也没别处可去啊!” 孙小英表示,后辈能“逆袭”,纯属运气太好,撞上单位决策的转折点。孙小英的年轻领导,成天满嘴 “新思维”“先进营销理念”,哄得上头领导围着她转;颇懂部门年轻群体的心思,比如聚餐专挑小姑娘吵着要“拔草”的“网红餐厅”。

  “但我最不爽的是,这家伙不太尊重我!”部门领导对待她,和调教新人的姿态无异。“项目一出bug,她训斥我的每一句话都说得又直接又严重——这让部门小孩们怎么看我?我还有没有颜面了?”

  北京大学精神卫生博士汪冰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,“年龄倒挂”心理困境,在中西方职场文化中都会出现。“年长员工觉得有受挫感,心里不舒服,是因为比较是相互的。因为年轻领导的存在,让年长下属觉得,职场发展并不如想象的那么如意。这里实际上是对自我认知的打击”。

  汪冰从心理学角度分析,“年龄倒挂”可能导致两种负面情绪:一是令“倒挂的人”不舒服,动摇了职场的信心,对自尊产生刺激和压力;第二是“年龄倒挂”容易让员工对组织产生意见,假如年轻领导是“外部空降”的,那么原本的年长员工会认为在职级晋升方面,组织的所作所为很不公平,进而影响到整个团队士气受挫。

  破除“年龄倒挂”困境:员工保持年轻心态,上司提早建立游戏规则

  “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”,汪冰认为,职场年轻上司们不得不承受三方面考验:人格、心理的成熟度高、专业能服人、管理能力强。

  汪冰指出,很多“年龄倒挂”的负面案例,根本原因是年长员工对组织、对用人方式游戏规则不满,结果该情绪转移到掌握权力的人身上。“有可能年轻上司顶了很大的‘雷’。比如,公司想要年轻的领导激活一个团队,但年轻领导去了后发现,运作很难——其实员工不是针对他,是这些老人针对这个组织的矛盾全部映射到年轻人身上,所以他会格外艰难”。

  以罗伯特·德尼罗和安妮·海瑟薇主演的电影《实习生》为例,年迈实习生和年轻女领导,可谓“年龄倒挂”的经典戏剧性搭配。“罗伯特是退休再就业,他相当于一个稳定的容器,经验丰富,海瑟薇则是一直往前冲的性格。罗伯特最后成了海瑟薇的支持者,让她慢一点”。

  汪冰由此感叹,存在即合理,人类的“年龄分层”自带合理性。“现在许多人认为年轻、青春是一种商品,其实很可怕。社会正处于青春期的躁动,它本身对年老也是不认同的。”他觉得讨论“年龄倒挂”问题的一大核心关键,就是我们怎么认识年龄,以及和年龄带来的是什么?

  “如果我们承认每一个年龄阶段都有它独特价值的话,那职场就会给予相应的尊重,而不会只通过上下级来确定你在职场上有没有价值。”

  从上下级关系的视角出发,汪冰提出,如果你的部门恰好有一个年轻上司,为什么不把这种关系视为很好了解年轻人的机会?主动而包容地去了解,对自己是一种极大的“增值”。

  “难道只有年老才值得被学习?我觉得不是,这是双向的交流。倒过来讲,当你对年轻人有越来越多成见的时候,说明你的老化正在加速,进入被自己的经验束缚的阶段。”汪冰认为,职场中的年轻上司,对自己其实是一种激活,而不是威胁。

  “年龄倒挂”的职场,年长员工要保持初入职场的“新人心态”,乐于接受全新的经验和挑战,既不妄自菲薄,同时也让自己发挥优势,扬长避短,不让所谓的年龄数字限制住继续成长;而年轻上司,也要“敬畏每一个比你多吃了几年盐的人”,提前请教资深员工,懂得倾听他们的意见。“哪怕他学历没我高,在某些专业层面没我有深度,有句话叫‘活久见’,我相信他一定有我没见过的东西,我应该向他学习,不断接受新的信息”。

  年轻上司开展日常工作前,“游戏规则的建立应该是前置的,丑话说在前头。”汪冰说,不要开头一团和气,最后才露出狰狞的面目。“大家遵守同样的规则,对事不对人,做错了都要受罚。这样,一旦出现问题,大家就不会认为权力的拥有者是在跟自己作对,而是有人违反了共同的规则”。

  从公司管理的角度,汪冰主张扁平式管理,尽量缩小上下级之间“管理与被管理”的感觉。“如果过分强调上下级,且有年龄差,一定会带来额外的阻力;如果让大家感受到一个团队一起工作,感觉会好很多,只是分工不同。领导负责组织协调,每个人做好自己分内事。甚至在一个团队中,一个小组织下面的成员轮流负责,让更多人有机会发挥他的领导力”。

  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沈杰群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标签: none

评论已关闭